孫保生:男籃無緣奧運當然要追責 重建是必須的

孫保生:男籃無緣奧運當然要追責 重建是必須的

(原標題:孫保生:男籃世界盃觀感)

整體配合——世界男籃主旋律

雖然缺席了一些大牌球星,但絲毫未削減本屆男籃世界盃賽的緊張激烈精彩的程度,在我看來是羣星璀璨。在激烈殘酷的角逐中,尤其是進入16強的爭奪後,鮮明地顯示出了世界男籃的發展新趨勢——講究整體配合。德國隊與塞爾維亞展開的奪冠戰,更是完美的詮釋了這個新趨勢。

A 新趨勢之標誌

整體配合表現在高質量的攻防與變化上,在高質量的防守面前,高質量的進攻就顯得尤爲重要,而高質量的進攻則體現在快速、靈活、兇狠、準確和無球移動上。

以防守反擊、搶斷反擊、一傳偷襲爲標誌的快攻,在高大化的賽場上此起彼伏,這一得分利器在較量中起到了扭轉戰局的重要作用。

「我把他勒死了!」父充电线勒毙自闭儿自首获轻判4年

令人粹不及防的的突破上籃或分球,同樣是這一進攻趨勢的標誌。在德塞奪冠戰決定勝負的危急關頭,僅領先2分的德國隊正是依靠施羅德動若脫兔般的強硬突破上籃而鞏固了勝勢。

準確的遠投更是集中體現了這一進攻趨勢。不僅身材不高的球員在3分線外冷射,更多的大個球員不僅能持球往裡打,還能拉出來遠投,令人印象深刻。無球移動在防守壓迫下顯得非常重要,尤其是大個球員的背切橫插反跑,給了對方很大的殺傷。

DsD

其實,無論你防守如何嚴密,但在進攻方的有效傳導球和無球移動下,終會百密一疏而出現漏洞,而這正是進攻方尋求的在某一區域內形成多打少或空擋遠投。

整體配合還有一個特點,那就是個人攻擊與整體配合有機結合,二者相輔相成。因此,個人基本功紮實,特點突出,戰術素養高,具備這三方面能力,才能在這一新趨勢中與隊友產生化學反應,形成默契。很明顯,中國男籃在這幾方面都有不同程度的欠缺,特別是對在對抗防守情況下的傳接球失誤、視野不開闊、觀察時機和傳球方式不當,投籃時機的選擇和命中率的把握、籃板球衝搶和搶佔位意識的不足,等等,說明中國男籃遠遠落後於世界男籃發展新趨勢,打下歷史最差成績也就不足爲奇了。

B 歐洲引領潮流

卓伯源胞弟侵吞馬英九競選經費1800萬 判關2年10月定讞

新趨勢即新潮流,這種新潮流乃歐洲引領。本屆男籃世界盃前8名中,歐洲佔了6席,分別是冠亞軍德國隊,塞爾維亞和第5至第8名拉脫維亞、立陶宛、斯洛文尼亞、意大利隊。無疑,德國和塞爾維亞隊是典型代表。德國隊是首次打進世界盃決賽,賽前有鄰居問我決賽前景,他看好塞爾維亞隊,我說很難說。爲什麼我這麼講呢,因爲德國隊在半決賽以2分之微弱優勢,淘汰了全部由NBA現役球員組成的美國隊,信心已經爆棚,這匹“黑馬”完全可能一黑到底。

德國男籃奪冠

決賽的過程印證了我心中的預感。當然,如果塞爾維亞的主力前鋒開場不到3分鐘就因傷下場,中鋒米盧帝諾夫發揮不失常,也許塞爾維亞隊有可能折冠。但是競技場上就是這樣冷酷無情!德國隊爲衝冠做足了準備,老帥赫伯特的排兵佈陣和暫停也頗有針對性。第三節在德國隊領先10分以上時,雖然在第四節遇到了塞爾維亞隊的頑強反撲,但總有球員站出來在攻防兩端發揮穩定軍心的作用。最終能以6分之優登頂,完全憑藉的是整體發揮的強大實力。

猎杀吾爱

我國的一些媒體和球迷總愛提2008年北京奧運會時,中國男籃4分險勝德國隊而挺近八強的往事,但那是挑水的回頭——過景啦!不過,自那時之後,尤其是諾維斯基退役後,德國男籃進入了重建時期,施羅德就發誓要接過“諾天王”的旗幟,重振德國男籃雄風。爲此,他們臥薪嚐膽,玩命訓練,並在比賽中不斷提升水平。與此同時,德國籃協努力完善青訓體系,大力在青少年中普及籃球運動,從中發現和培養後備人才。本屆男籃世界盃,德國隊8戰皆捷一舉登頂,實乃上下一心努力才結下的碩果。

4大狗太興奮衝出門扯掉飼主褲子!他慘變「遛鳥俠」光屁股社區裸奔 監視器全都錄

中国传统文化系列

德國隊能成功登頂,離不開老帥赫伯特的傾心付出。這位從東京奧運會後才接手教鞭的老帥,全心身投入工作,不僅有魄力大膽創新,更能針對球隊實際進行有效訓練,強化球員對籃球規律的認識。他強調腳步和對籃板球的衝搶與保護,強調快速進入前場,強調在幾秒鐘內完成快攻,強調攻守轉換快速回防。難能可貴的是,老帥經常與球員談心交流,鼓勵球員積極進取,揚長避短,爲國爭光。德國隊有4名NBA球員,其他都在本國俱樂部效力。這支NBA球員僅佔1/3的德國隊,能創造歷史可謂是水到渠成,瓜熟蒂落。

C 國籃必須重建

爱上「暖宝宝」丁海寅的五个理由 祖先竟是花美男哲学家

簡析了世界男籃新趨勢,就必須批評中國籃協領導下的中國男籃。本屆世界盃,中國男籃戰績1勝4負,4負總失分101分,場均失25.25分,最終排名29位,比上屆下滑5位。如此最差歷史戰績,不僅使得中國男籃直通奧運會的夢想又一次破滅,甚至連落選賽也沒了資格。連續兩屆無緣奧運會,當然要追責!問題暴露在這支男籃身上,但根子在中國籃協。追責不是爲了宣泄憤怒和不滿,而是要找準存在問題和解決措施,使中國男子籃球隊伍能迅速走上健康發展之路。重建是必須的,措施必須是實實在在的,而不是那些誇誇其談的時尚關鍵詞彙。

首先要追責的當然是中國籃協主席姚明。2019年中國男籃兵敗家門口後,姚明就表示要擔責,但是,要擔什麼責,吸取什麼教訓,如何改變中國男籃的落後狀況,怎樣採取有力措施,力爭使中國男籃晉級巴黎奧運會,姚明從沒有向籃球界做過陳述。致使又一個四年投入的人力、物力、財力打了水漂,姚明該有個像樣的陳述了吧?

其實,中國男籃自2008年北京奧運會後,就呈現下滑之勢,這與姚明退役有關,但根本之因是中國男子籃球迷失了發展方向。忽而盲目學美,忽而轉學歐洲。學習國外先進打法本身沒錯,畢竟中國男女籃每一次取得歷史性突破,都是在研究國外先進打法、緊密結合自身實際、採取中西融合的基礎上,努力奮鬥而來的。這些年我們在搖擺不定中丟棄了自己的優良傳統,模仿的是花拳繡腿,到了國際賽場被人家打得滿地找不着牙。

早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以錢澄海、楊伯鏞爲代表的那一代中國男籃就學習研究歐洲籃球了,他們沒有照葫蘆畫瓢,而是學習借鑑世界先進經驗,堅定地走自己的路,因而迎來了59高峰,並以“快攻、中投、全場緊逼”爲取勝的三大利器。當今的世界新趨勢不也就是對我們的三大利器的發展創新嗎?

要繼承、發揚、借鑑、創新,沒有捷徑可走,更不是倉促請個洋教練,歸化個球員而行得通的。喬爾傑維奇在塞爾維亞在歐洲是個名帥,但從執教中國男籃的實踐看是失敗的。歸化的李凱爾也盡力了,但他對中國男籃的作用不敢恭維。從運作外教、歸化球員那時起,中國男籃實則就失去了對自己命運的把握。選擇外教急不得,本土教練是需要培養的,球隊的核心球員同樣是需要培養的。

李凱爾

哈珀的冒险

中友30周年庆 宣布启动彰化百货投资案

CBA聯賽是中國籃球改革的產物,是走向市場、促進競技水平提高的探索,是國內球員走向世界賽場的成長平臺。近些年爲了擴大經濟效益,賽程不斷延長,場次一再攀升,球員的身價更是緊步足球后塵,結果是身價漲上去了,水平卻下來了。執行了多年“准入制”後,隊伍擴充到20支,實力參差不齊,哪有什麼競爭力?20支俱樂部成了旱澇保收抱團取暖的江湖,且是缺乏規矩的江湖。錢越來越多且來的容易的球員,能有奮發向上的自我約束力嗎?向NBA學習的負作用愈發顯現,就是一味追求個人價值的最大化!周琦近年無球可打,難道與個人追求索取無關嗎?德國男籃成功問鼎,與歐洲聯賽始終堅持升降級有關,且一直執行的是國際籃聯4節10分鐘制,這種賽制同樣是世界盃和奧運會的賽制,而號稱亞洲最大聯賽的CBA,卻非要採用NBA的48分鐘制,貌似比賽有強度,趙睿卻感慨“CBA聯賽的強度跟世界盃差的太多啦!”CBA聯賽必須要爲國家隊的重建服務,完全有必要在CBA聯賽重提“全國一盤棋”“國內練兵,一致對外”的口號,因爲這是CBA聯賽必須承擔的使命和任務。作爲CBA公司的前任董事長姚明、現任董事長中國籃協副主席徐濟成,應該對CBA聯賽做出實質性的改革了。

作爲曾經的亞洲冠軍、世界八強的中國男籃,如今淪落到這般地步,與還沒正式撤編的前籃管中心有關,但自2017年成爲中國籃協主席的姚明,更是難辭其咎。記得他走上領導崗位之際,幾位前任籃協領導說“姚明具有國際視野,能否勝任這個職位,就得重在實踐啦!”

這6年來不能說姚明不想有所作爲,但他的思維邏輯、工作方式和方法卻不被籃球界前輩欣賞。信蘭成當籃管中心主任時,奧運會後還能請籃球界前輩、國字號教練、媒體代表開個座談會,請大家出主意想辦法。但至今沒聽說姚主席召開過類似的座談會。長此以往,傷了籃球前輩的心。有人反映,某位中國籃協官員說過:“這些老前輩的看法做法過時了,落後啦,不能聽他們的。”還有人說:“當你稍微說句不同看法時,他那兒有十句給你懟回去,誰還願意說?”不虛心向老前輩請教,談什麼繼承創新?哀莫大於心死。我去看望這些前輩時,他們說別看中國籃球了,瞎操心,不如看看電視劇或動物世界。

總裁貪歡,輕一點

不尊重老前輩也罷,你得尊重現任的教練們吧?令人不解的是,去年12月姚明連任中國籃協主席後,下設機構卻取消了教練委員會。中國籃協自1956年成立以來,就一直有教練委員會,並在歷史上發揮了重要作用,爲什麼在第十屆卻取消了該機構?用心何在?說時機不成熟?怎麼個不成熟?上屆副主席宮魯鳴,本屆雖然連任,有個官員卻稱“你這個名額是爭取來的。”曾經的功勳國家教練當個副主席不可以嗎?

籃球界之所以都對1981年的杭州會議留有深刻印象,緣於杭州會議不僅提出了中國籃球“衝出亞洲,走向世界”的戰略目標,而且明確提出了具體的達標措施。杭州會議爲籃球界指明瞭前進方向,確立了“快速、靈活、全面、準確”的技戰術指導思想,全國籃球界上下一條心團結奮戰,終於先後迎來了中國女籃、中國男籃的歷史性突破。目睹中國男籃現狀,中國籃協必須召集全國籃球界,召開一個超過杭州會議作用的會議,羣策羣力,重新明確方向,制定有效措施,經數年艱苦奮鬥,重振中國男籃雄風!